阿元

望你我更好

停留在过去时代的人

不要脸地打了露中的tag。





"俄罗斯文学之所以有趣,是因为它是唯一能够讲述一个大国实施一场实验的文学。"
——阿列克谢耶维奇
就像一句世俗真理所说:"人类历史上的大事发生的时候,人们总是能记得他们那一刻在做什么。"
苏联解体的时候,我就是个例子。
所有苏联人,前苏联人,无一例外都爱看报纸,这是一种使命。
于是那天我跑到街上去买了一份报纸。
上面宣告着,苏联结束了。
你只是感觉,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吱嘎吱嘎"连续的几声,谁把你的床摇得东晃西晃,你从床上翻了下来,摔得四脚朝天。
人是不幸的。
我知道时代变了,戈尔巴乔夫下台了,苏维埃政权瓦解了,国土不再是红色,梦想破灭了,去他妈的信仰,去他妈的希望。
所有人都听说过:"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 "这句话,并且大家都相信了,大家之所以会信,大部分是没有原因,也没有理由的,我们只知道,跟着共产党,我们就会住进美丽高大的房子,我会和妻儿一起注视着鲜红的国旗缓缓升起。
我们是被二十世纪孕育出来的红色的鲜血。
我们挣扎,颓废,哪怕被扔进监狱打得不成人形,我们也热爱着"同志"这个成称呼,热爱着苏维埃!
为什么跟着苏联走?布拉金斯基?我说你永远无法知晓,那是我生长的国家,是命运主宰的乌托邦!无论时代怎么更替,我都停留在那里,我是那个时代的人。
我告诉你,革命的武器永远是铁锤镰刀,历史长河里总有轰然倒塌的国家,总有人会死,总有人吃不起面包,喝不起牛奶。
无论是死亡,倒退,还是落后,总有人会举着鲜红的旗帜奔跑在荆棘路上,道路尽头就是希望!就是光明!我们苏联人,我们前苏联人,在那个远方,所期盼的,所瞻仰的时代。
是风,吹红了我的心脏。是雨,染红了我的双眸。
布拉金斯基,我是白桦树,我是雪,我是你在田野里拾起的麦穗,也是你脚下土地中顶石而出的芽苗。
岁月将随容颜的老去而老去,但灵魂永远停留在过去的时代。

评论
热度(9)
©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