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

望你我更好


“无论如何它都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但我会爱它如初,正如我第一眼望见的天空,无论它蔚蓝与否,我都始终如一地恋慕着,热爱着它,并且每一次抬头,都是对它深情的吻别。”

已停笔,道个别吧。

金色的树影

小时候每天下午都在一个操场旁边玩,到处都是小孩子,因为父母都在这里打牌吧,小孩子没事干,就喜欢跑跑跳跳,下午吃饭的时候还不认识的,晚上就一起打架了,但也都是分分合合,离离散散,第二天又没影儿了,后来也淡忘了,哪怕是拿着板砖对着干的人,面貌也一点都记不得了。

我记得很清楚的就是一个晚上,我一个人在那种遍地都有的健身设施上面荡腿,那天晚上的天很黑,树叶就在橙色的灯光下面打旋,我荡着荡着突然看到一个苹果头的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就走过来了,她就在我旁边很温柔地问我:“你也是来这里玩的吗?”
她还说的是普通话,字正腔圆,清脆温润。
我莫名地害羞了起来,就答嗯,然后继续荡腿。

我以为她会觉得我没趣,或者不...

【卫聂】终似少年游

#捏造有,私心有ooc> <
#鬼谷温馨日常,卫聂真好

“好去者前程万里。”

——

卫庄睁开眼时,窗外天清月明,两三点星光轻轻地落在远方的山尖上,树影浮动,夜露寒凉。

他缓缓地起身,动作极小。侧头一望,两尺外的床榻上却空空荡荡。

他穿好外衣,随着“吱呀——”的一声,鬼谷静夜被这不安宁的一声噪响搅动,流风似动,他倒是随性地伸了伸懒腰,便踱着悠闲的小步子沿着被夜露打湿的石板路一径融入了婆娑的竹影与夜色。

剑啸如从四面八方传来,那熟悉的气息酽酽又冷郁,剑锋所指,似处处都向他而来,卫庄却从容不迫地站定,凝望一方。向上便是森风打叶声,向下便是地底之泉的潺潺静默之声。

在一片溟濛朦...

在康定
天气变化超大
很高兴耶
浪一波……

狐狸与小王子【1】


我想要勇敢地拥抱你,无论你是黑夜还是光明。

——

这儿很不安宁。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难受的酸臭味,又热又湿,热气像粘稠的胶一般覆盖在人的皮肤上。到处都又吵又闹,女人在唱歌,那声音尖细又走调,像时断时续的凄惨的猫叫;酒瓶碰撞在一起的声音刚刚落下,随即便有粗鲁的脏话和刺耳的怪笑声此起彼伏。

我是在凌晨一点的时候注意到他的,我并没有喝酒,只是来陪一些人。旁边有个女人喝得烂醉,抱着我的肩膀咯咯咯地笑着说:“今天还能不?吗,哎呀呀,你是不是……”我帮她整理好了衣衫,礼貌地说道:“失陪。”随即起身向他快步走去。

他睡得很死,桌边的板凳被踢翻了,他身后有两个男人正转过头来,盯着他看,那种眼神令人...

努力吧,要敢承受黑暗。

不该放弃往前看,就算也许目前很糟糕,也不该放弃。

对不起过去,但是“请爱我将爱的。”总还是有所爱之人。

不再回头了。

夜归人


也许我,想不起来那是几几年了。

那一天夜晚我出去了——不,不是夜晚,当时的时钟显示的时间是六点,但,仰头望天,也许是因为昨晚下过雪,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午夜。

我似乎也想不起来当时为何那样早就出门,也许那种时候,六点根本就不算早。

昨晚的积雪,刚巧能没过鞋面,雪地上只有我一个人的脚印,看上去有些单调,又有些突兀。

“扑簌扑簌”老式布鞋踩入雪地的声音,风呼啸而过的声音,还有我自己因为走得很快而显得急促的呼吸声,在万籁俱寂的世界里,似乎有些格格不入的意味。

街道的四周,偶尔也有一两户人家已经亮起了早灯,大地的胸膛在沉睡中缓缓起伏,世界又将迎来一次新的轮回。

布粘上的窗子里,依稀听得到人...

【露中/HE】永远不再

#命里有时终须有
#感谢阅读

往往看着海阔天地,流浪着流浪着却找不到归依。
——

除了雨声和急促的步伐里渐隐的水声,王耀只能听到两人混杂在一起的呼吸,沉重着却又被冲刷得稀薄,纠缠着却又被拉扯得破碎,像是胸口那鲜红的洞口,不停地滚出热血,却又在空气里缓缓冷却变黑。

眼前模糊一片,低矮的黑色斗篷几乎遮住了整个视野,再加上因为高烧与受伤叠加而造成的神志不清,王耀只觉得自己的三魂七魄此时竟也感到了疼痛,在一瞬间中破散又重组,沉默着化为虚无。

他几次差点从伊万的背上滑下去,因为他根本没力气再抓住眼前的任何物体,伊万只好将身体再往前倾,一句话也不说地将他再往上托了托,然后又开始在雨夜中不知疲倦地奔跑起...

来分享个有趣但没什么意义的事。

刚在家里弹琴,楼下窸窸窣窣的,听了会儿好像是有人在下面嗑瓜子【……】。

弹完一个曲子之后突然一个人在楼下喊到:“这曲弹完可不可以点歌啊?想听夜曲,小夜曲。”

惊了,我没应,一是觉得这人也太没礼貌了,好歹得说个“请”吧是不,二是我不会弹啊,这是比较重要的原因……

后来我就没理他,我后来弹的时候这个人也没再说话了,不过他听我弹了很久,【虽然我一直在重复我只会的那可怜的几首歌233】,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他一直在嗑瓜子…………【……】

虽然这个人的声音和语调都给我一种小流氓的感觉,不过,我还是从他那里感觉到了一种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哎,这种感觉其实挺好的。世...

【露中】末日逃亡

#末日,恋爱,不正经,比较草,he,很长

我们面前无所不有,我们面前一无所有。
                                   ——狄更斯

在整个浮华时代的喧嚣与躁动终于落幕平息后,世间似乎仅剩下了印刷脱色随风奔跑的纸团和漫无...

©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