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

望你我更好

240 hours 【丁诺/HE/不定期更新】

喜欢这个题材很久了,今天打算写一写,这种感情我觉得美好又不真实,也算是寄托一些我对一个朋友的感情?
不说废话来着,有ooc且文笔略渣注意




——

我会珍惜这240个小时,我会把每一分、每一秒都灌注入我的呼吸,让我的每一块思想领域,每一片回忆河床,都充斥着你的微笑。
——
ONE.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看向墙壁上的钟,十二点,刚刚好。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镗镗鞳鞳的钟声,被空气阻隔而消减掉,化作一股冷风,吹入我的耳朵。
夜晚静得像一滩平静无波的死水,我抬起手触碰到头上别着的白色十字架发夹,扯起嘴角,缓慢地下了床。
我在地板上轻轻地跳了跳,还是头一次感到如此地轻松,我仿佛就快要变成一只冲笼而出的金丝雀。
我走到窗户边,看见丁马克站在楼下,正在数旁边的树上有多少片叶子。
当我正准备看看他会做出其他什么更幼稚的举动时,他却转过身,目光直射向我。
“跳下来!诺威!”他向我伸出双手。
我看了看起码是六层楼的高度,又看了看他的笑容。
然后鬼使神差地,抓住窗户的栏杆,翻了下去。
我真是疯了。
我对自己说。
刺骨的风袭击着我的脸颊,把我的头发吹得乱糟糟的,我紧闭着眼睛,最后稳稳地落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亲爱的诺威,咱们去哪儿。”
我睁开眼睛盯着他,思量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我想去坐热气球,以前,父母从不让我坐。”
“小事一桩。”他吹了个口哨。
——
我只等了一会儿,冬天很冷,但是丁马克披了他的衣服在我身上,黑色的毛绒绒的大衣,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很温暖。
他从山上跑下来,我在黑夜星光中隐隐约约看到那个红色的,巨大的热气球。
“诺威!来!”他向我招手,我辨析着他的金发向山坡上走去,山坡有些陡,我的鞋子硌在了那些小石子上,走了几步后,我脚下踩空,就要掉下去。
又是一阵风声,一双手把住我的腰和肩膀,我靠在他怀里。
“没事吧?”他问。
他的呼吸均匀地在我耳边漂浮。
我点点头,不知道这么黑,他看不看得见。
他把我抱上热气球,我躺在已经准备好的软垫里,看着他的背影。
“你等会儿,到了最高处,我叫你。”
我点点头,又忘记他可能看不见的事实。
我太不擅长说话了。
几分钟后,丁马克唤我的名字。
我站起来。
眼前的景致,就那样定格在我的生命里面。
远处山的阴影,投入我的瞳孔中,虽然已是十二点,但城市中的光辉却能汇聚成日光一般,星星点点的光流斑驳交错,好像是尼/罗/河,长而漫无边际,它们漂浮着叫嚣着,嬉戏打闹,就像一片片发光的蒲公英。银色的橘色的,杂乱无章,却美得出奇。
我一时惊讶得说不出话。
“美吗?”
丁马克侧过头来问我。
“……啊。我,嗯,真的……”
“真的比,照片上的好看,好看几百倍。”我回答道。
他看着我的样子,“噗嗤”一声地笑了。
“笑什么……我是真的觉得很漂……啊!!”我话还没说完,丁马克揽过我的肩膀,我被他拦腰抱起,从热气球上跳了下去。
被地球向下扯的滋味,真的太吓人了。
我听见翅膀展开的声音,丁马克和我,就这样停在城市灯光的上空。
我还心有余悸,要知道,一个从没跳过伞的人,突然从飞机上跳下来,况且他还不知道这跳伞是否能够运作,这种情况下,不被吓得半死才怪呢。
丁马克安慰性地看我一眼。
“你可要相信我,诺威。”
“……你明明一点也不靠谱啊。”我喘着气说道。
他把手一放,我一下把住他的肩膀,手指都要嵌入他的肉里。
“哇!好痛!”他又抱住我。
“所以说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丁马克!”
“好……只是想给你一点刺激感嘛。”他撅撅嘴,在夜空中缓缓地飞行。
因为有丁马克的衣服裹着我,所以哪怕上空的风很冷,我也并没有什么感觉。
我问:“你不冷吗?”
“冷呜。”
“那就回热气球上去啊?”
“没事,我想让你,看到的美丽的景色,更多。”
他停在海边,我听见潮水的声音。
夜晚终于滚动起来,像荡漾起的涟漪,终于不再是一滩死水。
TBC

评论
热度(10)
©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