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

望你我更好

一体

你究竟偷了谁的人生呢?
——
王耀从睡梦中醒来,他从棉被里抽出自己的手,放在外面放了十多分钟,他一直盯着天花板,转过头时,窗外已经飘起了雪。
说是俄罗斯过来的寒潮,王耀等待多时,这时候却不免抗拒。
因为实在是太冷了。
像是一瓶酒从头顶上哗啦啦地淋落下来,刺痛每一寸皮肤,连血液里都灌满了腥甜的酒味。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他围着围巾,上面沾满了难闻的烟味,路旁的桉树直得要戳进天空,王耀何尝没有想到这会是他最后的结局——被戳进胸膛的死法。
他活在记忆里,只能活在如此晦暗的记忆里,被冰冷的水淹没,充斥在他的耳边的嗡嗡耳鸣,他担心有一天这种东西,也就是他的心脏,会无处安放。
【热冰】里讲到,那个女孩儿的躯体冰冻在冷库里,直到有几个人闯进来,推着车子,在阳光下令她的灵魂升华。
王耀是那块热冰,保护好一个人的躯体,把他贮藏在心里,他只能承受无法融化的热度。
他碰不到任何人了。
他游走在大街上,也无法拒绝别人递过来的传单,他摇晃着自己透明的手,他还可以控制自己,但他已经没有心脏了。
他没有伊利亚了。
他听不见“王耀”了。
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了。
任何一种罪行都是盗窃的变种,世界上只有盗窃一种罪行,你杀掉一个人,就偷走了他的人生。

评论
热度(2)
©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