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

望你我更好

金色的树影

小时候每天下午都在一个操场旁边玩,到处都是小孩子,因为父母都在这里打牌吧,小孩子没事干,就喜欢跑跑跳跳,下午吃饭的时候还不认识的,晚上就一起打架了,但也都是分分合合,离离散散,第二天又没影儿了,后来也淡忘了,哪怕是拿着板砖对着干的人,面貌也一点都记不得了。

我记得很清楚的就是一个晚上,我一个人在那种遍地都有的健身设施上面荡腿,那天晚上的天很黑,树叶就在橙色的灯光下面打旋,我荡着荡着突然看到一个苹果头的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就走过来了,她就在我旁边很温柔地问我:“你也是来这里玩的吗?”
她还说的是普通话,字正腔圆,清脆温润。
我莫名地害羞了起来,就答嗯,然后继续荡腿。

我以为她会觉得我没趣,或者不好相处,很快就走开,但是没有,具体的交流也记不清了,但至今都记得的一幕就是,在她妈妈叫她回去的时候,她答应了一声就转过头来,很自然地对我笑着说:“那我们就是朋友了,握个手吧~”
那一刻我极其恍惚,因为天色太暗,我怀疑自己是否在做梦,一种很奇特,又很神圣,带着点儿酥酥麻麻的的仪式感袭击了我。

在那一刻我掉转头去回忆朋友到底是什么。从来没有人跟我说:“我们正式成为朋友了,握个手吧……”听起来似乎还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但我记得那个夜晚,她的眼睛里满是纯粹的金黄色,就连月光也黯淡。

太自然了,自然到让我害怕,因为我所见的许多人,都是别扭又胆小的,有爱不言,有情不露,缄默,偶尔扬起一个笑脸,也是很腼腆,带着一种无奈。我也是这样的人。

毛姆说我们所有人都是孤独的,直到现在我也没有遇到过像她那样纯粹的孩子了,无论是教养问题还是习惯使然,我都愿意去相信那是人间善意的化身,而我也愿意相信世界上还有许多这样的存在,除了像那首歌唱的一样把微笑留下来,也不留什么其他东西。

然而,对于孤独的,又不被他人所理解的个体来说,那已经足够了。

足以成为心上一处清泉,汩汩不绝地流动着澈亮的光。

后来,再见到每一个苹果头的小小的背影,我总会偷偷去看看她们的脸,总觉得模糊朦胧的印象里,每一张沉静温雅的脸,都是她的样子。

而且,经常想起,在以前的班上也有一个男孩子,笑得像阳光一样,我们基本没有什么交集,他第一次跟我打招呼的时候,我还措手不及。

晚上十点二十走出教学楼,看见他正收完书,就要出来,我在那里站了一下,好像是等他抬起头来,然后他真的抬起头了,真诚而温暖地那么朝我笑了一下。

顿时觉得疲惫和不堪都被清风吹走了。

我想,我大概是自私地在等待,等待他帮我回复一下一天下来,已经尽数耗光的hp值吧。

我就一个人在操场上走,心里想着,这样的人真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珍宝,世界上再多的云海山川,也比不过他们轻轻一笑。

评论
热度(7)
©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