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

望你我更好

冬春烂漫

伊万.布拉金斯基谨慎地环顾四周,无声无息地离开了仍处于一片寂静的营地。

帐篷内橙黄色的光混着寒气逼人的风,统统掉转头朝他的耳目发起猛烈的进攻,有什么像钟声一般的声音镗镗鞳鞳地从遥远的黑暗边界线传来。

他再次仰头看时只有一棵参天巨大的核桃树,枝条无边地伸展,叶子繁密得跟夏季时期没什么区别。但虫蛀过的叶片在风里摇曳发出的飒飒的声响让他心烦意乱,冬日的寒冷不仅仅夹裹着最后一场雪的干燥,还搅和着春来临时特有的暖和芬芳。

他穿着那身脏兮兮的军服,从田坎这头一步踩到那头,结果他的脚没站稳,顺势打了个趔趄,从小丘上滚了下去。

他的背抵在干草垛上,用发酸的手臂揉了揉被崴得厉害的左脚。

他打算站起来继续走,但眼前灰白色的探照灯已经晃得他睁不开眼睛,于是他就坐在那里,试图从嗡嗡的耳鸣中翻寻出一个可行的办法。

他最终没有想到,于是他爬起来,拍了拍军服上的灰,用手指触摸到了被磐石划烂的衣服碎屑。

“哦,真糟糕,我这个冬天可只有你这么一件衣服了,伙计。”他迈开大步,一瘸一拐地朝被探照灯照射的地方走去,但又是那样地不急不缓,就像一位钢琴演奏家登上舞台时走近白色三脚钢琴那样从容不迫。

当第一道灯光重重地打在他的身上,那道灯光迟疑了一刹那,却在下一秒飞速地移到了其他黑暗的地方。

伊万待在原地不动,然后朝着探照台上莫名其妙地笑了。

不一会儿,他看着远处跑过来的一个小而愈趋愈近的黑影,嘴角的笑意犹存。

“小耀……”他张开双臂,却被那个人蛮横无礼地拎着领子拖到了更远的地方。

直到确保探照灯不会再照到他们,王耀的神情才略微放松下来,他转过头,黑棕色的眼睛怒视着伊万.布拉金斯基,这个比自己高出一头的斯拉夫人。

“小耀,我受了伤,你这样,也太不心疼我了。”伊万在黑暗中伸出手抱住了王耀瘦削的身躯,把头靠在他的头上。

“你就活该吧……伤到哪里了?”王耀嘴上虽然在诋毁他,但心里却开始隐隐作痛,望着斯拉夫人眼里缱绻缠绵的感情,他深吸一口气,握住了伊万因过于干燥而开裂的手。

“这里。”伊万抓着他的手,把它放在了自己左胸的中下方。

王耀怔了怔,抬起头,却不敢看他的眼睛了。他的脸开始以自己都能察觉的速度变得滚烫,只是黑夜遮盖了颜色的变化,伊万无法看到罢了。

伊万在这静寂深沉的一刻,缓缓地俯下身子,他的一只手放在王耀的腰处,另一只手有力地抓住了他的肩膀,他闭上眼睛,将嘴唇贴在王耀的嘴唇上,他们宛如欣赏彼此羽毛的鸟,柔情蜜意都在唇齿间爆发,伊万热切而激动地亲吻着他,王耀也轻轻闭上眼睛,欲望防线在这个冬夜迷茫的浪漫里被伊万攻破,他束手无策。

“我可能爱上你了。”吻毕,王耀望着边界线外喷薄欲出的散乱的日光,不甘心地咬着嘴唇说道。他的黑色长发在金光与风中翩翩起舞。

伊万用温柔又爱惜的目光一刻不停地凝视他,“你又撒谎,小耀。你早就……”

“爱上我了啊。”





——
其实是看了《战场上的快乐圣诞》的脑洞……其实都不算个脑洞,只是在瞎写罢了。其实,我就是想,想吃露中亲吻的粮……没有,所以就割大腿肉了。

评论(11)
热度(40)
©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