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

望你我更好

守护星

*cp法加,各位七夕快乐
*ooc和单身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莱恩街头的杂耍姑娘,手里拿着光滑的红色圆球,在地上碰撞发出好听的声响,她的皮肤像是牛奶泡过的粉色苹果。包裹着她嫩软的皮肤的布匹丝绸,每一块颜色都染得恰到好处,那些炫目的颜色随着她身上闪闪发光的装饰银片到处跳动,每当有光时,就会让大家伙儿的眼睛都看直了……”

“哦,还有牧羊人的女儿温莱,她有一头柔顺的金发,对,就像你我一样,她如同那些羊儿一样惹人喜爱,每当她坐在草坪上读书,我就觉得她是雅典娜……”

“嘿,我说,你怎么都在讲姑娘?马修想听的是外面的美景是什么样的。”泡在水里的法杖直起身子,气冲冲地朝弗朗西斯喊道。

“什么?难道你觉得姑娘们不是美景?事实上我认为她们是这世上最美好的花朵。”弗朗西斯表示了自己的不满。

“你们不要吵啦,我也很喜欢听女孩子的故事,波诺弗瓦先生的口才很好,就像听故事一样。”金发的青年嘴里轻轻送出的话语永远都不会带有敌意,并且总是捎着和平的讯息。

“你怎么不能像你主人这样通情达理呢?”弗朗西斯像个得到蛋糕的小孩儿一样得意地笑了。

马修也笑了笑,然后站起来走到房间的角落,打开了那里的窗子,夜晚的森林凉风徐徐吹来,每一个毛孔好像被灌入了清冽的泉水,圆月高挂,林涛随风缓缓浮动,虫鸣与鸟鸣起伏不断。

火炉里的柴木被烧得咔咔响,弗朗西斯思考了一伙儿,讲起了自己国度的自然景色。

马修听得很认真。

——

三个小时前,弗朗西斯在这个巨大的森林之中迷了路,他与其他佣兵团团员走散了。

他的小腿因为摔下山坡而受了伤,也无法行迅速地行走,而眼看太阳快下山,身边不知多少野兽在觊觎着他,形势对于他来讲是大不利。

结果因为治疗不当,失血过多,弗朗西斯支持不住,在一块荒地倒下了。

再次醒来,弗朗西斯眼前却是一根会动的法杖。

他身处一个偏暖色调的房间里,躺在干净的小床上,一根法杖在跟他交流。

“欢迎你来到守护神的城堡。”

弗朗西斯看向窗外,竟然只能看到遥远的云彩,落进残余的夕阳和深色的森林里。

——
他算是知道了,这儿是他们国度的守护神的居所。

传闻这位守护神从未露过面,居住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境地,拥有强大的法力,维持着王国的一切制度,保护着人民的安全。

弗朗西斯也没想过,这位守护神竟然给自己撞上了。

其次,他也没想到守护神的样子是这样的,在弗朗西斯的记忆中,守护神总是那种有着大白胡子,披着黑金法袍,手拿一把看起来无比沉重的华丽法杖的伟岸的爷爷,可威廉姆斯显然打破了他这种幻想,用弗朗西斯的话来说,马修的长相能抵过那些好看的姑娘。

马修为他治好了伤,弗朗西斯明天就能启程回去,于是今晚就是他向马修介绍外面的世界的时间。

“我已经有很久没有出去过了,我只知道天空,森林长什么样。”

“为什么不出去看看呢?外面有蔚蓝无垠的海,还有覆盖着雪的高山,那儿有英勇无比的飞鹰。还有好多好多可爱的人。”弗朗西斯讲述道。

马修顿了顿,火的金黄弥漫到他的脸上,把他脸的轮廓勾勒得毛绒绒的,他的眼睛里透露出了几丝遗憾。

“我无法出去。”他开口说道。

弗朗西斯不解地望向他。

“从我成为守护神以来,我就被禁锢在这里,只要想出去,就会被魔法屏障弹回来,你昏迷时,离我的城堡很近,我通过魔力感知到了,然后让法杖将你带了回来。”他平静地叙述着,好像在诉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

“怎么会这样?”弗朗西斯先是惊愕,然后他生气地站起来。

“你明明是守护神,保护了大家,为什么还要被锁在这里?”弗朗西斯想不明白。

“可能是过多的法力消耗需要用这里的魔法源泉来支撑吧,习惯了就好。”他温柔地歪头笑笑。

法杖依偎在马修身边,弗朗西斯愤懑地摇摇头。

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马修将他送到城堡下。

“我只能走到这里了,谢谢你跟我讲那些美好的事。”马修朝他挥挥手。

弗朗西斯点点头,“谢谢你给我疗伤,我们会再见的。”

等到弗朗西斯的身影消失在森林中,法杖不满地抱怨:“你说你,好不容易来了一个人,为什么不慢点给他治疗呢?这样他不就能陪你更长时间了吗?我们有多长时间没见到外面的人了啊。”

“我怎么能自私呢。”马修理了理衣服,抬头望向晴朗的天空。

“走吧,去完成今天的工作。”

——
当马修感知到弗朗西斯的热能时,他把自己的半个身子都探出了窗外。

他没想到他会回来,并且只隔了一天。

“你回来了?真不可思议。”马修极力想要掩饰住自己内心的喜悦。

“我说过啊,我们会再见的。”他从背包里拿出一本厚厚的书。

“这是我祖父的日记本,他是个航海家,里面记录了他的冒险故事,还有他绘画的景色。”

“谢谢你……”马修接过那本书,然后开心地翻起来。

晚上,弗朗西斯向火炉中添着柴,他望向马修,发现他坐在沙发上,还在专注地看着那本日记。

他望着马修的眼睛,觉得他的眼睛中应该装满星空,应该装满那些如同玻璃珠一样晶亮的星,赢该装满坠落到雪地中的红色枫叶,应该装满世间一切令人动心的美景。

“要是你能出去,到外边去,有好多好多的诗人和画家,他们叙述描绘的景色可比我祖父叙述描绘的美多了,你去欣赏,肯定是种享受。”弗朗西斯说。

“所以,有什么方法,能让你出去吗?”弗朗西斯问。

“……或许,国王知道这个方法。不过历代国王都不希望守护神离开城堡,毕竟要是那样的话,国家就丧失了保护屏障。”

“可这对你来说不公平!”弗朗西斯说。

“你很好!你应该去过你自己想过的生活。”他接着讲道。

马修怔了怔,随即笑容在他脸上化开:“谢谢你,但是,可能这就是我的使命吧。”

弗朗西斯沉默了。

他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从包里拿出一个玩偶小人。

这个小人手里有着金黄色的头发,手里捧着一颗星星,那星星是镶嵌在他手掌上的。

“这是我母亲送给我的,说是这个玩偶可以守护拥有它的人。”弗朗西斯边解释边用手指抚摸玩偶的面颊。

“真精致啊。”马修凑上前,打量着玩偶。

“给。”弗朗西斯把玩偶递上前。

“……给我?”马修心中一惊。

“是啊,算是谢谢你救了我。”

“不行……我……”马修还没说完,弗朗西斯就捂住了他的嘴。

“你是我们王国的守护神,如果没有一个人守护你,那可不行。”弗朗西斯叹了口气。

——
马修没遇到过这样奇怪的人,弗朗西斯看起来总是很不正经,但他说出的话总会让马修心中升起一股暖意。

那天分别,弗朗西斯拍了拍胸脯扬高声调对马修大喊:“总有一天你会从那里出来的!相信我!”

马修被他装模作样的样子逗笑了。

——
“这可不是小事啊。”坐在宝座上的国王摩挲着自己的胡须。

“可是只要让我国安宁,边境不再有人侵犯,守护神就不必要了,对吗?陛下。”台阶下,金发的男人已经穿上战甲。

“你是想到前线去镇压他国士兵?可是你这个佣兵,怎么突然有了这种想法?”国王好奇地问道。

“我只是想保卫国家。”

——
战场,三个月后。

“弗朗西斯,这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援军迟迟未到,我们是不是被国家抛弃了?”多莱亚在弗朗西斯身旁坐下,他掏出水壶,但打开之后,里面一点水也没有了。

“……不要这么想,不会的。”弗朗西斯埋下头。

“你左腹上的伤怎么样?”多莱亚望向他。

“没事,明天还要继续战斗,你先去睡吧。”

“好,你也赶快睡。”

弗朗西斯望向夜空,今天的星星格外多,个个都发出夺目的光彩,令人眼花缭乱。

夜深人静,弗朗西斯又想起了马修。

如果这场战斗,他赢了,那么回去之后国王就会解除守护神的禁锢,马修就会重得自由。

这么想着,他的眼神更加坚定。

然而第二天早上,战况越来越不好,他们陷入劣势,硝烟弥漫,弗朗西斯孤身面对一群敌人,他在长枪的包围之中向后退。

“看来我就要死了,你们快了结我吧。”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那些胡渣有些硌手。

敌军向他冲过来,弗朗西斯俯身伸出脚向外一扫,他们顿时向后倒去。

左腹的伤隐隐作痛,他蹲下来查看伤口,发现那里已经血海汪洋。

这时后面突然刺过来一剑,弗朗西斯躲闪不及,那剑洞穿了他的左胸。

他忍着剧痛转身用刀刺入那人的脖子,然后把他踢出去,又踉跄着往前跑了几步,眼前已经模糊一片,但手依然拿着刀向前划过。

他听见自己倒在地上的声音。

真希望马修他,能从那里出来,能看到美好的东西……

但看来……实现不了啦……

希望那个玩偶能代替我守护他……这是弗朗西斯仅存的最后的意识。

——

“威廉姆斯……你是我的主人……我现在确信你这样做是在找死。”法杖对他说。

马修抱着弗朗西斯的尸体,把脸放在他的胸脯上,那里再也没有心脏跳动的声音。

“我已经活了很久了……不需要了。”他金黄色的头发已经沾满了灰尘,泥土,但那双眼睛依旧清澈明媚,那里源源不断地滚落出泪水。

他因为使用过多的魔力冲破魔法屏障而虚弱不已,现在想要复活人,绝对会使他魔力用光而搭上性命。

王国的东侧升起光柱,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向那方看,以为是出现了什么神迹来帮助他们的士兵卫国。

——

“我无论回忆多少次,我还是这么说,这世上有林海雪原,松涛极地,有鹤群飞跃广沃的大地,有少女卷发拂过海岸,有悠扬的歌声漫过大地。”

“可他有多少都没能看见。”年老的波诺弗瓦先生打开那个盒子,像是小孩子剥开珍藏的节日糖果的糖纸一样。

“每当我仰望星空,我就想到,他已经化作星星守护我了。”

那个玩偶身上的油漆已经有些脱落,但它整个身子还是完好无损的,那颗看似脆弱的星星也还在,也还守护着他,守护着他那颗美好的心脏。

END


评论
热度(9)
©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