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

望你我更好

我知道你会回来的[上][露中]

给几天之后我自个儿生日的礼物。
希望新一岁我不再那么智障。
设定是架空王国的皇子耀和侠客露。

[上]

“殿下人呢?!”
“诶?殿下不是在里屋内看昨天的出巡文书吗?”
“……天哪,你是新来的吗?”侍卫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
“……是,是的,我昨天才来……”
侍卫看了看空荡荡的屋子,只有几本卷轴散乱在那里。
——
“终于逃掉那群侍卫的监控了,说是皇子,搞得我整天像一个犯人一样。”
王耀身着素青色常服,将那黑色的长发随意束起放在脑后,那眸宛如浓醇的烈酒被清墨染成纯黑,往外飘逸着灼热的光辉。
他准备先去酒楼喝几壶,眯着眼睛瞟了瞟,路上行人不多,大家在夏日里都有慵懒的神色。
——
索性就点了几壶酒和一盘下酒菜,从出宫到现在他都没喝水,喉咙里干燥得能烧出一抹火丝来。
几大碗清冽的酒一股脑儿灌入喉咙,他觉得有点醺醺浮浮,自己的酒量本来没这么差,定是被宫里的清水惯坏了。
“现今陛下最讨厌异族人闯入京城,难道你自个儿还不明白?”那倒酒的小二欠揍的笑容上堆满了讽刺意味,那多像是一只从臭水沟子里爬出来的惰犬正咧开嘴摆出痴傻的表情啊。
那小二这话是对着一个正站在一个座位旁的男人说的,王耀侧过头看见他的黑色头袍下露出了几缕白金色的发丝,大约正如那小二所说,是个异族人。
王耀想,他那虚伪的父皇何时又有了排异的念头,他自然又是一无所知,在这宫里待着,就是一只被关在华美笼子里的兽物,他人瞒天过海,可你只能干睁着眼睛读你的无聊文书。
王耀撑着脸,好奇地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只见酒楼里一半以上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那小二大约是觉得自己得了逞,便越发肆无忌惮起来,嘴里甚至带了些脏字。
王耀看那盖着头袍的人一点动静也没有,就站了起来,走到那桌子旁边,问那小二:“这位兄弟是拐走了你娘子,还是偷了你老父的东西?他坐在这里压根儿就没做甚,你何必出口便是这样不堪入目的话语?”他平静地背手问道。
“这位客官又是哪位府上的爷?我们酒楼不欢迎异族人,特别还是——没银两的异族人。”他故意把“没银两”三个字说得很重,周围的人都转过头来看。
“我已经给了你们一个银制的饰物,那是我们母亲传给我的,是因为迫不得已才会拿出来,那能值的钱,难道还不足我买一些饭菜填饱肚子?”那黑袍下的男人终于开口说了话,王耀听罢,便能了解到这大概怎么回事。
他随即从身上摸出所有的银两,全放在桌上,对那小二说:“这些总够了,把那饰物还回来,我替他付。”
王耀感到那黑袍下射出一道目光,抓着他不放。
——
“多谢你。”
“不谢,这其实是有条件的。”他笑起来,然后走到那人背后,迅速抽出他背上的匕首。
“你做什么!”
“唉,是把好匕首。”他的目光从刀尖一直移到刀柄,手指也在刀上游走。
“不要乱动我的东西。”那人压低声音说道。
“你是习武之人吧?”王耀挑眉勾起唇角看着他。
“是又如何,你也一样吧。”
“我都是些三脚猫功夫,你手上的痂,足见你用刀已久,你现在要去干什么,我身上已无一分一银,我跟着你,也算你对我的一种报答。”他从小就培养起来的任性的习惯此刻又被什么东西激发了。
“你为何跟着我?看你的气质,应是一府上的公子,我是异族人,与你一同,自然会产生不好的影响。”
“我都不怕,你又怕什么,是男人就得闯闯江湖,我正好没事干,现今身上也没钱了,跟着你去玩玩也好啊。”
“我有正事。”
“什么正事?”
“我不会跟你说的。”
“你是受委托要去救什么人?”
“……你怎么?!”
“嘿嘿。伊万是吧?你叫我耀就好了。”王耀左手摇着一张昏黄色的小纸卷,那是刚刚他随手从伊万背包中抽出来的,他笑得就像只狐狸。
伊万.布拉金斯基自从那一刻开始就没觉得王耀是什么公子,他的气质俨然小巷中的地痞流氓。
——
“等会儿进去的时候,你不要说话,以免被他人觉察出来。”伊万低声对我说。
“行,大丈夫能屈能伸。”
“这跟能屈能伸有什么关系吗?”
“有,这是我们文字的内涵,你不懂。”
“……噢。”
王耀四周环顾,看见台上铁笼里关押着数不尽的异族少男少女,好多人围在台下大声叫着价格。
他不禁有些震惊,本以为如今现下百姓生活还是安乐稳定,不会有这种拍卖孩童的现象,然而眼前场景显然打破了他的观念,他那个父亲究竟在做些什么。
“你过来一下,等会儿帮我忙。”伊万朝他招手,指向台上,一个同样拥有白金色头发的女孩儿被铐着锁链,在台上瑟瑟发抖。
“行。”王耀应道。
伊万扯掉黑色的袍子,露出他那头白金色的短发,王耀迷迷糊糊地盯着那刺眼的色彩,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时伊万已经拉弓射掉了挂在顶上的几展灯,王耀便迅速跑过去,熄灭了室内几株火苗。
有人惊呼起来,伊万便已经捂住那女孩儿的嘴把她抱下了台,朝另一条通道跑去,王耀俯身疾走,手起刀落,几个侍卫便扑通扑通倒下了。
“等等我。”

评论
热度(13)
©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