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

望你我更好

亲爱的上帝.

建议配合《Between Worlds》食用,效果极佳。【已经改不掉这个习惯了我很抱歉】
设定为志愿者耀x子露

他如风干的树脂,颓熔泯灭在这雪原中。
——

他双手合十,做这最无意义的祈祷。
尽管他知道上帝的双眸是太阳的手掌,能洞穿人的心房,但他还是止不住地去看上帝的眼睛,因为实在是太美了。
——
伊万生长在俄罗斯一个偏僻的小村落里,是被雪润化的孩子,每到冬天,他都会来到公路旁,好心地提醒大家不要再往前开,因为大雪已经封路了。
那天,他捧了一本《海底两万里》坐在路旁看,他喜欢科幻类书籍。雪不大,但是因为他久坐没动,头发和肩膀上都积了一层厚厚的雪。
一辆吉普车缓缓地开了过来,因为正看到精彩的地方,伊万甚至没有察觉到,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王耀已经从车上跳下来,跑到他身边来了。
他惊诧地望着王耀,他没见过这么好看,这么干净的人,那双眸子像是两座漆黑的岛屿,载满数不尽的花朵与果实,向外传递着蓬勃的生机。
王耀俯下身子,看了看伊万手中的书,惊喜地说道:“你喜欢看书?我家还有《格兰特船长的儿女》和《神秘岛》,如果你需要,我可以把它们送给你。”
伊万似乎是没有料到这个好看的陌生人会这么热情地朝他发出邀请,他高兴地低下头用手扯了扯衣角,害羞地点点头。
王耀体贴地从包里拿出一件墨绿色的军大衣,轻轻地披在伊万身上。
“小家伙,我叫王耀,你叫什么?”王耀蹲下来,用手轻轻地拉住伊万冻僵的小手。
伊万的手无意识地缩了一下,因为手已经被冻得毫无知觉了,被王耀温热的手这么一碰,他觉得内心一种莫名的情愫波动了一下。
“我,我叫伊万。”他把头往围巾下面移,因为脸几乎要烫成一个火球了。
“伊万,靠过来点儿。”王耀凑近他的脸,神秘地说道。
伊万小心翼翼地靠拢过去。
“我是个志愿者,我会尽我所能帮助大家摆脱困境,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找我吧。”王耀朝伊万眨眨眼。
伊万的眸子好像被星星点亮了一样,他迟疑了一下,就笑着喊道:“像是上帝一样!能帮助大家!对吗!”
王耀盯着他的笑容愣了几秒,然后也笑了。
“希望是吧。”
——
王耀刚大学毕业,就报名做了志愿者,到俄罗斯偏僻山村的茫茫雪原上去帮助当地的居民,几乎没有几个人愿意去,但王耀扛上了这个重任。
他很勤奋,也很能干,从高校毕业,修修补补一些电气设备也很在行,虽然岁数不大,但已经磨练出一股温和可靠的气质。
到村庄的第一天,他就把村里上上下下每一户的衣食住行条件打听清楚了,第二天又跑东跑西帮老奶奶拿东西,帮小孩子清理包扎伤口,帮老爷爷修眼镜,结果第二天晚上就累得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
伊万鼓起勇气敲开王耀的门的时候,王耀正拿着一本村中饮水状况的文件在看。
“啊,伊万!好久不见,你还记得我吗?”王耀朝他挥挥手。
“记得,记得,上,上帝!”伊万激动地挥舞着小手。
“嘻嘻,来,我给你看看我有没有带适合你的书来……嗯……找到啦!《追风筝的人》,一本很棒的书,来,看看吧。”王耀翻出一本橘黄色的书,伊万接过去,看见上面印着一个男孩儿黑色的影子。
他端端正正地坐到王耀办公桌旁边的小凳子上,安静地看起书来。
王耀撑着脸看了看他,就微笑着转过头去继续看自己的文件。
——
已经是下午,窗外的天色已经开始变暗。
王耀抽开凳子,起身伸了个懒腰。
“为你,千千万万遍。”伊万突然说。
王耀愣了愣,然后走过去笑着揉了揉伊万的脑袋。
“好看吗?”
“呜……”伊万转过头来,王耀发现他的眼里已经噙满了泪水。
“好,好难受……他,他死了。”伊万所指的那个“他”,自然是哈桑。
王耀捏捏他的脸蛋,然后张开双臂抱了抱他。
“他是阿米尔重要的人吧。但是他死了。”
伊万含糊不清地说道。
“重要的人死掉了……该怎么办,阿米尔该怎么办……我不明白,如果是我……”
“伊万,伊万,别担心,结局是一个很好的结局,那才是真正的‘为你千千万遍’啊……’’王耀安慰他道。
“……啊。那么重要的人死掉的话,如果是我,也会自杀的吧。”
伊万呆愣地说完之后,就陷入沉寂。
——
“上帝大人,我可以叫你耀吗?”伊万问。
“可以。”王耀觉得一个字很亲切。
“耀……”伊万望向窗外。
“我给你……我给上帝写了很多信。”伊万自顾自地说。
“哇,什么时候拿来我看看吧。”王耀收拾好东西,走了出去,今天难得地出了太阳,王耀想到村庄旁的山里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伊万很熟悉山路,于是他带着王耀进了山。
看着在自己面前小跑步的伊万,王耀想起自己小时候,也是这么小小的一个身影,渐渐消失在记忆的碎片里。
王耀坐到山坡上,往下望去,一片银白色覆盖着眼前的世界,像是一头静默的白色的鲸。
伊万趴在他旁边,把手伸到雪里,又抽出来,又伸进去,又抽出来。
王耀好奇地问他在干什么。
伊万摇摇头,翻过身用两只手抓住王耀的小臂,像只小狗一样翻来翻去。
“哈哈,抓小狗啦,抓伊万小白狗啦!”王耀站起来然后伸出手去挠伊万的咯吱窝。
伊万痒得遍地打滚儿,从雪坡翻下去,王耀追着他下去,然后抱住他,跟着他一起往下滚。
终于停止滚动之后,王耀晕乎乎地把伊万的小脸往中间一按。
“唔,耀……”伊万嘟着嘴,小手拍着王耀的手。
“你拍一哼哼哼,我拍二,布拉金斯基的小脸儿要打转儿,哈哈哈。”王耀把伊万从雪地里捞起来,握住他冰冷的小手。
“上帝耀耀。”伊万抿嘴。
“报告伊万!在!”王耀回答道。
“……”伊万双手捧过他的脸,吻在王耀的鼻尖上。
“我好喜欢你……”他说。
王耀回吻他的脸蛋儿。
“我也喜欢你,小伊万。”
——
伊万本想回去之后就把自己写的那些信给王耀看,但他看着自己幼稚拙劣的笔记,又有些灰心。
他打算出去征求一下他人的意见,结果他刚刚绕过一个弯,来到村长家,就看见王耀一脸凝重地跟村长在讲些什么。
他躲到墙壁后,听他们的谈话。
“事实上,村里出现这种病已经好几次了,大家都是胸闷,然后头晕,浑身冰冷……”
伊万一听,后背冒出冷汗。
“但是,村长,我们还没有确定这个病的来源,我不能相信你所说的话。”王耀冷静地说。
“但是,有很多次,别人都说看见伊万拿着一个罐子到河边去,那罐子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但他回来的时候,罐子就不见了……而且大家都是用罐子喝水……”
“这都是道听途说,不可信,这件事先缓一缓,伊万是个好孩子,他也没有理由……”
“王耀……他是不是记恨当初他的父母被我们派去狩猎,再也没有回来……”
“村长,你不要这样。”王耀皱着眉头。
伊万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
夜晚,伊万敲了敲王耀的门。
王耀给他泡了一杯热茶。
“伊万。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王耀说。
伊万点点头。
“你每天去河边,去做了什么?”
“……所以,你不相信我,是吗?”伊万的眼睛里包裹着一层泪水。
“不,我是说……”王耀还没有说完,他的门就被踹开,几个男人撞了进来,拉着伊万的手就往外拖。
“等等?!你们做什么……”王耀跑出去拖住伊万的身体。
但是伊万似乎没有什么反抗的意思,他双眼无神,好像是在看王耀,好像是在看他身后的雪。
“我们已经确认了!他家里有装那个病毒的罐子。他就是始作俑者!”一个男人拿出一个罐子,里面装满了黑乎乎的东西。
王耀的手松开了。
“什么?”
他惊愕地注视着伊万,但伊万已经闭上了眼睛。
他的身体已经冰冷。
一个男人去探他的鼻息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死了。
——
王耀几乎是把自己的身体拖着回到屋子里的,他急急忙忙地生了火,然后倒在床上。
他的面前突然浮现伊万的面孔。
他心里没有愤怒,只有悲伤,他在想这个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到底是什么使他变成这样?
有人给他送来了伊万床下的一叠纸。
王耀把它们拿过来看:

亲爱的上帝:

你好!我是伊万!我在俄罗斯的一个小山村里居住……我没有父母,他们很早就死了,是那些恶心的村民杀死了他们。
我要让他们偿还……上帝,你说我是不是……像恶魔一样……

亲爱的上帝:
又一次打扰你了!我是伊万……我今天看到一个很漂亮的人,是不是你?他真的好好看,人也很温柔……我好喜欢他……

亲爱的上帝:
我第一次放了那些病毒……是山上的毒菌……
这种病菌无法致人死亡……也不会传染。
我……唉。

亲爱的上帝:
你会不会讨厌我?因为我是如此地肮脏,如此地黑暗,而你光芒四射……亲爱的上帝,我不会害你……因为你是我重要的人。

王耀的眼睛渐渐湿润。

火舌一点点吞噬着柴木,但他越来越疲乏。
——
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吵醒的,王耀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全是村民关切的面孔。
“他醒啦!他醒啦!”一个女子叫道。
王耀坐起来,迷迷糊糊地摇了摇头。
“我……怎么了?”他问。
“你家失火啦……”
王耀望向已经烧毁的房子。
谁救了我?
他爬起来,迷茫无措地注视着雪。
——
他开着吉普车远离了那个村庄,再也不想重温这场经历……
他看着金色的阳光从雪原蔓延到他的脸上,他看了看后视镜,猛地看见道路尽头好像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捧着一本《海底两万里》。
好像在等什么人。
王耀把头从窗子伸出去,往后望。
但是他只能看见金色和白色。
那儿空无一物。
——

评论(1)
热度(11)
©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