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

望你我更好

敢不敢.9

感觉我是不是刷屏了。
不过哪怕是刷屏也还是满满的冷文力。

#9
“不谈这个事儿。布拉金斯基,你听着,我现在要你做出一个选择。”
——
我又得强调一次吧。只是这次我心脏很疼痛罢了,就像是被白蚁撕咬一样。
我爱我的父亲,很爱。这不容质疑,当然也天经地义。
但是我也爱王耀。
两者不一样,但我同样付出我的生命在爱着。
——
我做不到。做不到。
但是我却又做到了。
该死。往后的日子里,后悔,惭愧的深渊一直缠绕着我。
——
我要去找他,我的王耀,你在哪里。
我慌张地跌入楼梯,在楼梯口像一只被丢弃的肮脏的流浪狗。
我感到无助,也感到自卑,心里纠缠不清的情感像是被撞碎的玻璃插进我的血肉,冒出来的一股股血泡如河流从我眼睛里流出来。
“你开门啊......王耀......我想见你......”我靠在王耀家的门上,门上的红漆已经脱落了不少,还能隐隐约约看得出以前我和他拿粉笔写下的字——
“王耀,伊万永不分离。”
可笑。我已经三天没见到他了,我们已经分崩离析。
我做出的决定,我还妄想他能扳回我这个愚蠢的决定呢。
我将背靠在他家的门上,将带着的伏特加灌入喉咙,随着灼热的感觉和流下嘴角的酒。我的眼泪又被刺激着滚落出来。
“我——”
——
那天父亲开车来接我,他对我说。
“伊万,你的考试成绩已经糟糕成什么样子了。你明白吗?”
“爸,为什么你要执着于成绩呢,那玩意儿......”我把目光移向他,却看见他的黯淡的小眼睛里愤怒的颜色。
于是在我意料之中,他打断了我的话,而且很粗暴。
“不重要!伊万!你已经让我变得语无伦次!我已经年弱体衰,而你正是玩耍年华时日!我管不了你!我的爱妻,我的爱妻......”那声音像是从他的嘴里嘶吼出来。
我从见过他发这么大的火,在我的印象里,我矮小的父亲一直都扮演着和蔼讲理的角色。尽管有时候他会拉痛我的手,但那也只是他力气的缘故。
他的眼角泛红。我的心里,一种很是不详的感觉升起。
下一秒他问的问题,是我一生中最为悔恨的做出的一个决定。
我仿佛听不见他说什么,上帝,就让我听不见吧。
绿灯亮了,车缓缓开走。
——
王耀从楼梯口上去,提着满满一口袋的菜。
他踢到一个东西,咕噜噜的声音让他回头。
那个漂亮的盒子,上面奔跑的小马儿和艳丽的花朵,可口的苹果。
诱人的旋木场。
王耀放下菜去追沿着楼梯一直滚的盒子,可是他突然被楼梯绊了一脚,于是也像盒子一样滚下楼梯。
终于抓到了盒子。
王耀坐起。不管不顾自己身上的淤青与一直往外冒着血珠的口子。
他走到门前,看见空空的伏特加瓶子倒在地上。
——
”伊万,我只是,恳求你。“
”我和王耀,你最好选择其中一个。“
我脑海里又闪现出父亲的话。
我汗流浃背,天花板上歪歪扭扭的画,是我画的王耀。

评论
热度(12)
©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