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

望你我更好

仁厚生死【壹】

第一段回忆录.

开始写这段回忆录之前,我思索了很久,我感觉我像是在跟他写信,但这信寄不到他手上。
我是用的他送我的那个墨绿色的本子写的,纸质很好,再说一声谢谢。
为什么要写这个?
我是在想,我总有一天会老。如果真的变得痴呆,我还可以翻翻回忆录,我还可以记起他,记起美好,我还能够在我的卧室里对着漏风的窗子傻笑。
那时候,可能我已是眼白泛黄,血丝随意攀爬在之上。可能我话都说不清楚,吞吞吐吐只能冒出几个音节,可能我勺子也握不稳,再加上我不会有儿女,所以……好吧,我说多了,如果他能看到这本回忆录,那么可千万别去想象那种场面,要是真的发生了,但愿我能在他身边,或者不在他身边。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起,能对他说的话实在有太多,择其一部分写的话,又感觉很突兀。
那干脆从我和他的认识开始写起吧。
那是1958年的时候,离现在还很近啊。
那时莫/斯/科还缄默地躺在初秋的静画之中,像是沽沽低诉的伏尔加河旁的白桦树林里的景致。
我当时不过二十岁出头,是派去中/国的原子弹专家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似乎理应惭愧一下,因为我是其中为数不多的没亲历过苏/联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过程的人之一。而他也才十九岁,刚大学毕业,身上尽显青涩。
我知道被派遣去中/国协助中/国人完成原/子/弹制造工程是我的工作,不过当时我对这个“工作岗位”还处于一种了解甚微的地步。
我只知道这个国家的人民,刚从血腥味弥漫的战壕之中爬出来,建立新生的中/国,但他还像襁褓中的婴儿一样弱不经风。
去中/国的那天,我坐在卧室的书桌前,再次检查了一下需要带的衣物是否准备齐全,检查完后,我弓着背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的天空发呆。
天空中飞过一群鸟,我不知道它们的名字,我抬头看着它们从山野上的白桦林的那头陆陆续续飞过我的视线,它们宽而大的翅膀随着风的流窜有力地拍动着。
苏/联的土地广袤无垠,它们将飞越平畴沃野或是峥嵘峻岭,到自己梦想的归宿去。
它们能飞得多高呢?
我自然是不知晓了。
我起身拉开椅子,不舍地看了一眼我的房间。
我听见母亲在叫我,我得走了。
我关上门,听见声音。
娜塔莎一看见我走出来就站了起来,扑过来抱住我,我蹲下来抚摸她的头发,帮她理好头顶上的湖蓝色蝴蝶结,那是我买给她的十岁生日礼物。
她先是抿着嘴皱着眉头看了我一会儿,然后眼泪就从她漂亮的大眼睛里不受控制地流出来。
我把她的小脑袋轻按在我的肩膀上,然后拍拍她的背。
不一会儿,我的肩膀便湿润了。
姐姐从厨房里跑出来,我帮她擦了擦脸颊上的灶灰。
“万尼亚,不留下吃饭啦?”
“嗯,车子来了。”
“可是爸爸妈妈都还没回来呀,你不道个别……”
“真道别的话,妈妈会哭个不停吧。”我挠挠头发。
“这样吗……对了对了!瞧我这破记性,娜塔!”
娜塔莎一路小碎步跑了出来,双手捧着一条几乎洗得白得像雪的围巾,好似在呈奉什么圣物一般。
姐姐拿过它,交到我手里。
“不知道你去什么地方,但如果冬天比莫/斯/科还冷,这条围巾应该能起一些作用,是我和娜塔一起织的!不准扔!”姐姐板着脸,异常严肃地说。
我鼻子一酸,抱住娜塔和姐姐。
“我爱你们。”
“我们也爱你,早点回来。”她们齐声说道。
车子开走了,车在乡间泥泞的土里开得摇摇晃晃,颠簸得让我有些难受。
我再望了眼天空那头好似又飞过的鸟群,还是期望我能在帮到中/国人后,早日回到苏/联,早日回到莫/斯/科,早日回到家人身边。

评论
热度(4)
©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