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

望你我更好

Torre di Pisa。【比萨斜塔】13

嗯,有的没的。浑浑噩噩更文啊……
13
“逃避是一种罪恶的毒品,但是我已经深陷其中,我的身体每一处都在叫嚣着,这肆虐的痛楚啊,救救我吧,可是谁能救我呢?没有人能救我。”
——

罗维诺待在监狱那段时间,可以说差不多是个与世隔绝的白痴。
哪怕以安东尼奥那样聪明的脑子,也无法窃取监狱电话的地址,虽然后来安东尼奥总是强调这不是他智商的问题,他说:“我总觉得是有人在刻意阻隔。”
而且,那四年中,除了费里西安诺,没有一个人来探视他。

那天早上他还躺在床上无比邋遢地睡着,外面的警官却恶狠狠地把他的门敲响,那声音震得罗维诺差点从床上一咕噜翻下来。
他极其不满地穿上衣服被押着走了出去,走廊上那个烫着金红色的女人穿着皮夹克,给自己的嘴唇涂上厚重的大红色,水滑得好像刚刷干净的皮鞋。
那个女人瞟了一眼罗维诺乱糟糟的头发,伸出手抓住他松松垮垮的衣服,往外扯了一下,然后弹了回去。
那个女人被另外一个警察拉过去,边走着兴味十足地扯着嘴大笑。
“小罗维~这么可爱,晚上一起玩哦~”女人朝罗维诺飞了一个飞吻,罗维诺咧着嘴尽量把视线搁到另一边去。
“啧,臭女人……”
到了探视室,罗维诺正在琢磨着是不是安东尼奥,打开门,便看见费里西安诺坐在那里,抬起头来看着他。
罗维诺杵在那里,他和费里西安诺就那样互相凝视了一会儿 ,不能说是一会儿吧,那一段时间罗维诺觉得好似过了一个漫长枯燥的世纪,他望向墙壁上凹进去的那个小窗子,那里透出来没有温度的光亮。
然后罗维诺非常诡异地笑了 ,后来他想到,这可能是极怒的状态在自己身上的表现。
但是,费里西安诺没有笑,他的脸上又摆出了那个表情,以及展现的那种目光,罗维诺不能具体地形容这种表情和目光,但是被这样注视着的感觉,就好似是你坐在一叶扁舟之中,底下的深海里游荡着一只庞大的巨兽,飓风暴雨来袭,你好像马上就会翻下船去,跌入巨兽的血盆大口。
他感到背脊发凉。
“这么盯着我看干什么,我欠你什么东西了吗?”罗维诺坐到椅子上,他都不清楚自己是如何冷静下来,而不冲上去把眼前自己所谓的弟弟按在地上暴揍一顿。
是啊,这个所谓的弟弟,居然把自己送进监狱了。
“……你知道了?”费里西安诺倒在椅背上,插着手看着罗维诺。
“哦,难不成你还想瞒我?还想维护一下我们之间可笑的兄弟情吗?我,亲爱的,弟弟。”罗维诺把“亲爱的”和“弟弟”读得很重。
“我没有这个意思,罗维诺,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我把你送进监狱,有我的难言之隐。”费里西安诺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罗维诺心里突然很烦躁。
“哇。”
“嘿,瞧你说的,不就是想升官发财讨取父母的欢欣吗?你进了国内最大的警局吧?哦,我理解你,我当然理解你啦,你从小,哪一次不是这样呢?通过贬低我,来换取你自己的人生价值,来夺得别人的吹捧宠爱……说得好像我不知道一样,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永远都清楚……费里西安诺。”罗维诺站起来,走到门的旁边握住门把手,却听见费里西安诺说:“……罗维诺,这些我统统都会还给你……而且,对于我,你真的不了解。”
“啪”的一声。
门关上了。
费里西安诺一个人站在探视室里,他看着小窗子外惨白的背景,像是挖出来的一块肥腻的奶油。他突然地感觉很疲倦。

评论
热度(9)
©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