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

望你我更好

Torre di Pisa【比萨斜塔】4

04
在他还没有被扭送进监狱的时候,万物的光辉守望着黎明,又一辆重型卡车撞碎了名贵的跑车,人一生的富有被揉化为老鼠啮食的对象。
——
罗维诺盯着费里西安诺,他们的灵魂像是打了结一样相依相偎在同一思考平台。
“……”伊丽莎白疑惑地盯着费里西安诺,发现他的表情是异常地温柔。
“你们是兄弟吧。”她说。
费里西安诺没有出声,罗维诺便带着讽刺的意味开了口。
“以前是,不过,相信没人会把我当哥哥的,就连费里西安诺也不例外啊。”
他扬了扬手中的钱,放在了柜台上,便理了理衣服拉开门走了出去。
费里西安诺也追了出去,拉住罗维诺的一只手。
“父亲母亲都很想你。”他说。
罗维诺回过头来甜甜地笑了一下。
“ 扯淡。”他用另一只手把费里西安诺的手抹了下去。
路德维希看着费里西安诺站在那里很久没说话,以为他是有些伤心,但走到他前面才发现费里西安诺还是笑着。
——
罗维诺边走边给安东尼奥打电话,不满地诉说着今天又遇到了自己万恶的阴魂不散的弟弟。
就是因为费里西安诺,罗维诺他才坐了牢,当得知是费里西安诺把自己送进监狱的时候,罗维诺既震惊又愤怒,他恨了费里西安诺一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在监狱可是住了四年之久。
实际上罗维诺一直都不清楚费里西安诺到底是怎样知道自己走私那些毒品的。
他隐藏得其实很好,家里住着个刑警,没谁会傻到天天大摇大摆招摇过市地从事走私。
但是费里西安诺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罗维诺活了二十四岁都没有摸清楚。
他总是笑迎他人,这罗维诺知道,因为费里西安诺一笑,几乎什么事都迎刃而解。
但是他内心到底是什么样的?
罗维诺在自己心里问了不下数十次。
可以说他呆在费里西安诺身边的时间是最多的,甚至可以说比父母更多。
他理应很了解自己这个所谓的弟弟。
可是到头来似乎自己最看不清他。
罗维诺闭着眼睛,皱了皱眉,不打算再想这些,这些玩意儿总要逼得他头痛。
——
托里斯穿着深蓝色的格子衫,躺在床上看着书,他看见菲利克斯进了门,端进来一盘早餐。
“我来。”他正欲下床,却被菲利克斯拦住。
“好好休息。你还在养伤。”菲利克斯柔软的金发温顺地耷拉在他脖子上
“总是麻烦你。”托里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没事。”菲利克斯将早餐递给他。
“对了,罗维诺是不是该出狱了。”托里斯吃了一点又抬起头。
“别管他了托里斯。”菲利克斯盯着他。
“……嗯。”
无风,阳光从窗子的缝隙挤落出一碎的灿烂。

评论
热度(7)
©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