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

望你我更好

Torre di Pisa【比萨斜塔,南北南伊】

00
罗维诺。
他大概是叫这个名字。
瓦尔加斯。
他该死的姓,拌结他一生的丰收硕果。
他妄图找到监狱前的那群烦人的鸽子,狠狠拧下它们的翅膀,告诉它们自由的可贵性。
他自由了。
他这样喃喃着,像是个刚刚出生的婴儿。
他把双臂展开,海风临接着岸边吞噬着他的身体,阳光从海平线的那头纷纷扬扬地漫散过来,他的头发和着栗色,褐色,阳光的金,就像油画中灿烂的生命的光辉。
他不想把自己丢在这样平静美好的环境中,总有人觉得他不是适合。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安东尼奥马上就会来,罗维诺似乎听到了吉普车车轮驶过那条公路的声音。
他的黑色衬衣上下翻动,原本的肮脏仿佛被阳光冲刷得干干净净。
公路那头转过一辆黑红色的吉普车,映在车身上的光影纷呈。
车子停在罗维诺身边,车里传来的爵士摇滚乐让罗维诺头皮发麻。
“见鬼。你怎么还喜欢听这种东西。”罗维诺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安东尼奥跟手机那头的人说完最后一句话便将手机反手扔给后座的罗维诺。
“你弟。”安东尼奥把住方向盘。
罗维诺望着屏幕一言不发。
“喂。罗维诺。”
手机那边传来那个可以说是罗维诺最讨厌的声音。
平静,蕴含着一种深层的魔力,像是那些新晋歌手好听的嗓音。
静淙流水下总是流动一汩可怕的波涛。
“啧。”罗维诺拿起手机,单手一下扔进了海里。
“他妈的让瓦尔加斯见上帝去吧!”
他随即坐下。
安东尼奥突然停车。
“那是我的手机啊!”褐色卷发的男人转过来对他说。
“随便走私一堆货都能买到这种破烂货。”罗维诺操着手,闭上眼睛躺在车座上。
“妈的。我是个正直的医生。”安东尼奥转过去,用一只手推了推黑框眼镜,重新发动车子。
“别告诉我你没有偷一个孕妇的帽子。”
“闭嘴。”
罗维诺咯咯地笑起来。
他的眼睛里倒过倾斜的海潮,晨曦的礼赞捧着他的脸,于监狱中那样紧紧的束缚与压抑感全然消失。
他却有种危机感。
耳边传来的波涛声与风声就像是一曲音乐的烂俗前奏。
他想到自己的灵魂如若被送进了平流层。
再没有任何让他感到可恨,可怕,可恶的垃圾。
仅仅是费里西安诺。

评论(1)
热度(8)
©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