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

望你我更好

Torre di Pisa【比萨斜塔,南北南伊】

03
“……”
“罗维诺。”
“罗维诺……”
“罗维诺!”
耳边萦绕着一个声音。
罗维诺疲倦地抬起眼皮,第一视线触及到的是安东尼奥的脸。
太阳已经挂在了蓝色的天空中央,万里无云,晒得皮肤生疼。
“……啊。到市区了?”他咂咂嘴,舔了舔嘴唇。
好渴。
罗维诺用手抚摸着嘴唇,他料到已经起了壳,果不其然。那么地干燥而又难受,喉咙里蔓延着一种燥热的疼痛。
“有水吗。”他懒散地坐起来,扣好自己的衬衫上的第二颗扣子,却又感觉到有些热,便又解开。
“没有。你可以去附近的咖啡厅要杯水来。”安东尼奥取下眼镜。
“……那我穿成这样会不会被当成地痞流氓啊。”罗维诺讪笑着,看了看自己的打扮装束:两个银色耳钉,一件黑色长衬衫,有些地方还是破损的,褐色的带有补丁的裤子,不过呢,实际上是因为监狱真的没有衣服穿,而他总是不愿意穿狱服。且每次在监狱打架,他的裤子和衣服总要被弄坏。]
“你本来就差不多了。”他嘲讽道。
“去你的。”他下了车,还差点有些站不稳。
总算到了所谓的人间了。
狱中的生活对于罗维诺来说比一个小时啃掉数百条臭了的腌制咸鱼还恐怖。
他不禁心情大好。
困扰他四年的煎熬生活总算结束了。
这么想着,他加快了脚步。
而转过一个巷口的时候,罗维诺便十分幸运地与一家咖啡店相逢,当他正兴致勃勃地打算走进去的时候,发现玻璃门上贴着“热拿铁新到”的宣传单。
热拿铁。
难喝死了。他偏喜欢喝冰的。
罗维诺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柜台前的女孩儿转过头向他打招呼。
“嗨!中午好先生……唉?你……”她有一头漂亮的褐色波浪卷长发,眼睛里泛着成熟富有风韵的光。
是个美人。
罗维诺微笑示意。他环视四周,发现咖啡店里没有几个人,大概因为这种季节的阳光都太温暖而在家里享受午觉。
她走过来问他需要点什么。
罗维诺说一杯冰拿铁。
她便用一种好奇而又关切的眼神注视着罗维诺,边走还不忘边说“真像……太像了……不可思议”之类的话。
其实如果罗维诺现在就问她到底是在说什么,那他之后可能不会这么倒霉。
不过可惜的是他的心思完全没有在她身上,而是一坐下便拨通了托里斯.罗利那提斯的电话。
手机那头的人一直都没有接听,他又不耐烦的第二次按下拨打键。
这时那个女孩儿已经将冰拿铁拿了过来。
罗维诺低声说了句谢谢。
他也没有注意到玻璃门又被推开了。
女孩儿高兴地扑了上去。
“噢!亲爱的小可爱!还有路德!”褐色长发的女孩儿抱住费里西安诺和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脸部轮廓总算有了一丝柔和,他向女孩儿问好:“伊丽莎白,得收敛点啦,不然以后可嫁不出去。”
费里西安诺也笑着说:“伊莎姐,可别再这么叫我了,不过你呢,还真是越来越漂亮啦!”
电话终于接通了,罗维诺急不可耐地大声喊了出来:“托里斯!”
而电话那头只有一个非常冷淡的声音。
“罗维诺,你最好去见上帝。”
这是卢卡谢维奇的声音。
罗维诺还没有来得及说第二句话,电话便挂掉了,他气急败坏地躺在柔软的座椅上。
伊丽莎白望向罗维诺,发现费里西安诺也望着那个座位。
罗维诺的座位背对着他们。
伊丽莎白刚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费里西安诺的表情完全变了。
一种她从未见过的,懒散,漠然的表情。
眼睛里仿佛蕴含着深海的巨兽。
咖啡店里太过安静,路德维希看着费里西安诺的表情,也有些不安。
“啧。”罗维诺突然起身,转过身来却一下停住了脚步。
如果放一面镜子在他面前,差不多也就是这样的景致吧。
罗维诺有些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窗子里投射进不免为金黄色的澄澈的阳,似乎带着温度。
“真巧,罗维诺,欢迎回来。”费里西安诺正视着他,笑得像是冬日中驱走严寒的日光。

评论
热度(7)
©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