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

望你我更好

【露中】Cycle 0【01】

#大概是相爱相杀,互利共生关系
#时不时自我澎湃,没剧情,没框架,第一章撩妹,第二章见老公

——cycle 01

一切回到原点,你我只剩彼此
——

她是在离杂货市场有着一条街的距离的巷子里发现他的。

那天是星期日,并且是月末的最后一个星期日,苏丽芙已经攒够钱,打算去杂货市场买一本成语词典,结果在路过平常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巷子口的时候,却鬼使神差般地停下了脚步,侧头望向了漆黑一片的巷子深处——一切看上去似乎毫无规律可循,不知老天安排的何种诡秘的阴阳痕迹,以至于她与他便这样“相识”了。

那时,男人穿着黑色【不如说是黑红色,血液几乎把他整个人都染红了】的皮夹克,背靠在墙壁上,两腿随意又软绵绵地搭在废纸箱上面,其中左腿小腿上开着一个大洞,翻出来的肉令人惊心不已。他耷拉着脑袋,一副奄奄一息的流浪汉的标准模样,这之后过了很久,苏丽芙才开始思考起当初自己会将他扶起来然后带回自己家疗伤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是什么?”躺在狭窄的床上的男人笑着问她。

“不知道,现在也想不明白。”她挠挠脸颊,“不过,你也应该看出来了,我可不是个乖女孩儿,我不喜欢帮助别人……何况是你这种……”她吐吐舌头作出嫌弃的表情。

男人随即表现出一副很落寞的表情,他左右看了看,在木制床头柜上拿起了那根烟,非常熟练地翻出了抽屉里的打火机,然后便开始吐烟圈。

“喂!别在床上吸烟啊你这混蛋……”她皱起眉头作势要夺烟,男人一个喷嚏把她吓了回去。

“咳,咳咳……”他开始咳嗽……苏丽芙这才意识到……这家伙居然被呛到了。

她感到十分有趣,并故意发出不对劲的笑声,坐到床边定定看着他,然后伸手拽住了他的小辫子——他有一条小辫子,像个女人似的,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苏丽芙把脸给他洗干净以后,发现这个人其实是长得很好看的,瞧,瘦削的脸型,一双典型的双眼皮桃花眼,薄嘴唇总是保持着一种微微上挑的弧度,那看上去温柔又友好……是她喜欢的类型。

她多次想了解他,想触碰他,想窥探他的过去——也许,每个人见到他都会被他吸引:他很会说笑话,也很会讲故事,又具有一种自然而然的幽默感,况且他懂很多,这让苏丽芙这个知识狂热分子对他的好感增进不少,另外他还懂得关心人,懂得什么时候该沉默,什么时候该笑着摸摸她的头,最重要的是,他会在跟她说话时认真地注视着她,对于苏丽芙来说,这是从不曾感受过的关怀与尊重。

不过,他不愿提起自己的过去,苏丽芙深谙他并非市井小民,整天混杂在一片尘世的喧嚣里如死尸一般度过一整天。她相信,他一定是一个和他们不一样的人,甚至可能会给她带来危险也说不定,可是那都没有关系,只要能跟他待在一块儿,苏丽芙就会觉得很开心。事实上,有些事情没有必要解释为什么,就像有人听见猫叫声就想小便,就像有人愿意用耗子来钓鱼,就像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可以说命中注定,也可以说孽缘情债,就像她总是喜欢看他被烟呛到的样子【是的,不止一两次】,喜欢看他画画:有一次他画了一顶“帽子”①,然后问苏丽芙这是什么,苏丽芙看出这是个帽子了,傻子都看得出来,可这家伙为什么问她“这是什么?”,那一定是因为这不是“帽子”,而是……

“我知道了!这是……”她连说了好几个猜测,可是都被他微笑着否决了,他总是笑!笑起来也那样的好看,眉眼一派风情,嘴角左右各自向上翘起,又可爱又迷人……于是她便有些懊丧,“扑通”一声坐在地上,宣告自己的失败。

“其实是吃了大象的蛇,别沮丧,我当初想了一个晚上也没想出来呢。”他安慰她说。

“真的吗?看来不是我笨咯。”

“当然不是了,这世上比你笨的人可多了去了。”他说着,却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

“没什么。”他摇摇头。

她看得出,男人心底埋着很沉重的事情,可是那种事情她或许一点儿忙也帮不上他,甚至还有可能帮倒忙,拖累他,她肯定不愿这样。

男人其实躺了两个星期之后就下床了,那伤势极其严重,苏丽芙本以为他会躺个两三个月,没想到会这么快。

他又陷入沉思了,苏丽芙也喜欢看他沉思的样子。他这会儿正侧头望向窗外越来越暗的黄昏。

“我想,我应该离开了。”他突然说。

“……为什么?”她诧异又不知所措,心情从明媚逐渐转为悲凉。

“……逃,我这一辈子都在逃亡,都在流浪。”他张了张口,又回过神来,望向苏丽芙。

“要逃?为什么呢?”

“不为什么。蓬草飘飞,无从扎根,四海八荒,无处为家。”

“什么意思?”

他走下床,把苏丽芙挎到手臂的衣服拉起来,穿好,“我认识一个很怪的人,我从小到大就不喜欢他。”这时候,男人却没看苏丽芙,他在看自己的脚。

“他是个大坏蛋吗?”

男人眨了眨眼睛,抿紧下嘴唇——苏丽芙后来才知道这是他标志性的“回忆往昔”的小动作,所以往后她一看到这个动作就有些暗暗的激动。

“我不知道能不能形容他坏,但是,我可以把他比喻成那条蛇。”

“嗯?”

“那条吃掉大象的蛇。”他拧紧了眉头。

——
“马桶盖子?倒过来的毛衣?”男孩从地上的睡毯里弹起来,拿起本子又开始记,他的字歪歪扭扭的,那上面已经记了四十多个词了。

睡在他旁边的另一个男孩挑着一边的眉,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伊万,你怎么不写呀?”男孩回过头望他。

“我记在脑子里。”

“哦。”王耀没看他,把一旁垂下来挡住视线的头发弄到了肩后。

天已渐渐明了。

王耀顶着一双黑眼圈,笑着侧头望向伊万——他竟然也没有睡,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看来真的正往脑子里记呢。

“怎么样怎么样,你猜出来了吗?我一定猜出来了,你看,这么多。”王耀把本子递给他。

“是‘吃完大象的蛇’。”伊万突然说。

他直起身子,然后分析给王耀听。

“你好厉害呀。”王耀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伊万笑了笑,没有说话。

那之后王耀才从身边的人无意提到话题里了解到,伊万早就看了那本书,却还是提出要和他“比赛”,并且看似毫无意义地耗费了一个晚上的睡眠时间——他从小到大都没摸透过这个人的心思,当然,他不会主动问伊万的心思。

或许,他想,这是两个人彼此之间极有默契的象征,他迟早会读懂他的,可是没有,那之后,到如今,一直都没有。譬如伊万常常对他说:“我不喜欢看见你笑,以后,你还是少笑吧。”然后留下王耀莫名奇妙地愣在原地;又譬如他们在泡公共澡堂的时候,伊万对他说,我们一起来闭气吧,然后把他按进水里去差点淹死他——又或者,如今他左腿上那个洞,如果运气稍微再背那么一点儿,那么大概他下半辈子都不能再走了,那时,他在潮湿起伏的雨夜中望向楼顶上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却只听见一声子弹的尖啸破风而来……

①引自《小王子》

评论(13)
热度(52)
©阿元 | Powered by LOFTER